滑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东金集团跨境农业合作新范本my399com琉璃玉米阳江

发布时间:2020-11-04 10:32:52 阅读: 来源:滑轨厂家

东金在俄罗斯远东农场收获大豆。  10月,茂密的森林畔,白桦树金黄色叶子陆续凋零,与其在天际相接的是一望无际的豆田。车轮有一人多高的大马力农机一字排开,隆隆机声中,挂在豆秆上的豆荚被悉数收割。  这里是俄罗斯远东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哈尔滨东金集团45万亩大豆正值收获季。在不远处,更多荒废多年的农田正被陆续开垦,明年就是新豆田……近两年时间,东金集团在这里长期承租(租期49年)的耕地面积已达180万亩。  近年来,随着俄罗斯远东地区开发政策放开,中、日、韩、泰等亚洲多个农业团队纷纷进驻这里从事农业开发。东金集团已成为俄罗斯最大境外“农场主”,其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农业垦种基地,则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境外农场项目。近3年时间里,东金将陆续在这里砸下7亿元资金。  “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和俄罗斯对远东开发的支持,正是中国农业企业‘走出去’的窗口机遇期。”东金集团董事长张大军的计划不只是种地,还要同步构筑中俄跨境农业产业链——在俄远东地区形成现代跨境农业产业示范区,在中俄边境搭建粮食专用物流通道,在国内建立初、深加工生产线……如果一切顺利,来自俄远东地区的高品质大豆有望成为中国市场多元大豆进口格局的重要战略补充。  远东45万亩大豆进入收获季  10月17日,天空下起阵雨。俄罗斯远东第二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郊外20公里处,谢尔盖耶夫卡农场的大豆正在加紧收割。东金集团驻俄农场基地总经理刘兴海,已持续近一个月每天保持16个小时的工作状态。  这里的大豆每年从“十一”期间开始收割,要在20余天内完成抢收,否则11月初下雪后大豆只能废弃在地里。东金今年种植大豆45万亩,这意味着每天必须收获1.5万亩以上。  高效机械化作业此时显得尤为重要。东金集团把270台套世界水准的农用机械开进农场:4台385马力收割机,1小时可收割90亩;10台570马力拖拉机是全球马力最大的……这些庞大的农机配备卫星定位、自动驾驶仪等,使东金的农场人力投入极为简化。  今年东金农场45万亩大豆仅需45人,国内农业合作社每万亩则需要300人,这意味着前者的生产效率是后者的300倍。这种高度机械化带来的高效率让俄方极为意外,哈巴罗夫斯克地方农业发展基金总经理吉尼斯·维克多·罗维奇直言:“东金的生产方式和装备非常先进,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农业种植企业。”  哈巴罗夫斯克已临近初冬,旷野里收割机快速在豆田驶过,豆秆被打碎“吐回”地面。收割机上加置甩刀,豆秆被切割成几厘米长,直接抛撒在地——既避免秸秆太碎导致次年春播种时绞缠耕作的农机,又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实现耕地培肥。一直困扰国内农业的秸秆消化与出地运输难题,就这样被轻易破解。  “今年大豆颗粒饱满,成熟度也不错。”东金集团远东农场总经理刘兴海捡起田间散落的大豆对记者说,今年哈巴罗夫斯克遭遇十几年不遇的异常天气,春旱夏涝,9月份即现霜降,大豆产量受影响,但亩均产量依旧超过400斤(国内亩产为300斤左右)。去年产量更高,亩均产量450多斤,产量最高地块达600斤。  这一切,除了东金先进的耕作技术,还依赖于当地独特的自然条件。哈巴罗夫斯克地处北纬48度,夏季每天光照从4时持续至22时,日照时长18小时;而土地多年未垦种,异常肥沃……  让300万亩农田进入“中国模式”  早在1999年,东金集团即率先在国内流转农田:在兰西县建立万亩鲜食玉米种植基地,在哈尔滨松北区建千亩有机葡萄园……目前东金是国内最大的鲜食玉米种植企业,在现代农业生产领域已积累20年丰富经验。  “黑龙江是农业大省,具备极高的农业产业链发展优势,远东地区占据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我们熟悉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一直关注境外农业发展的机会。”张大军说,为恢复可主导的大豆生产,2015年起,农业部提出通过种植业结构调整逐步恢复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同时提倡中国农业企业“走出去”,鼓励国内企业对外农业投资,开辟境外农场。他意识到,机会来了。  当年10月,东金集团的农业专家组沿中俄2000余公里边境考察了俄罗斯远东地区上千个种植区,完成上千份关于俄罗斯远东农业生产条件与政策分析的考察报告,最终将辟建境外大豆种植基地定为哈巴罗夫斯克罗夫斯克。次年,我国取消了俄罗斯大豆回流配额限制。  东金集团眼下在哈巴罗夫斯克承租的180万亩土地分布于谢尔盖耶夫卡农场、霍尔农场和明星农场,距离哈巴罗夫斯克市城区最远的170公里,最近的也有20公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农业技术水平严重下降,基层农业体系基本瓦解,上述农场大多数农田已荒废20年到50年不等。张大军非常清晰地记得去年3月来这里时看到的场景:“房屋非常破旧,很多没有屋顶,窗户几乎全是破的。农场里最新的农机是20年前的。”  第一年,东金集团花大量时间翻修农场房舍、农田道路,从国内运输现代农机等过境……但花费更多精力的,是对这些农场原有员工的培训。“我们带来的现代农机,他们以前没见过,不会操作,需要配备技术人员从头教;但最大的问题是,俄方与中方对待工作的不同态度。”刘兴海举例,俄方员工坚持到点上下班、周末必须休息,而在农业生产过程中,如春播秋收等紧要节点需要争分夺秒,与工厂上班节奏是完全不一样的。如何解决?除了反复向员工普及农业生产的工作性质,东金集团大幅提高员工工资和待遇,并设置满勤奖。  “经过沟通,俄方多数员工都接吃黑蒜的忌讳受了中国工作模式。不过还有差距,需要与他们慢慢磨合。”刘兴海比较去年20万亩大豆种植,认为今年45万亩的生产组织顺利了许多。  26岁的农机手阿尔图·维尔切斯·沃维奇已为东金工作了3年。眼下大豆收获季,他每天从早8时忙到晚8时。他说:“以前农场几乎开不出工资,濒临破产,机械手只剩下不到20人,大家都在考虑离开。中方企业接手一年多,农场完全变了,员工人数翻了一倍。”他的工作量比以前增加了很多,但收入也涨了两三倍,他适应了这种中国式的工作强度。  眼下,东金集团3个农场共有员工180人,其中2/3为俄方员工。今年垦荒将持续至11月入冬,加上明春垦荒量,预计明年东金将新增可种农田50万亩。按计划,今后几年东金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承租垦植农田将达到300万亩,相当于哈尔滨市耕地量的1/10。  跨境农业多元补充中国大豆需求东金投资的运粮港口。  对于东金集团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这里农产品的质量。  俄罗斯是世界上对农产品监管最严格地区之一,农业种植实施欧盟标准,对农药、化肥使用量、类别都有严格限定,一旦违规即处以巨额罚款并实施行业禁入。因此,俄罗斯大豆具有生态种植、非转基因、符合欧盟种植标准、蛋白含量高等优点。  如此高品质的大豆,正好契合国内市场对更安全、更健康农产品的消费需求。但是,粮食跨境运输是个痛点。  目前中国数百家企业与个人在俄罗斯远东租种1000万亩耕地中,约700万亩为大豆。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去年通过我省口岸入境的回运大豆是50万吨,相当于300万亩种植量。这意味着,中方在远东地区种植的大部分大豆难以回运。  长期以来,俄粮回运主要靠陆路。“公路运输成本高,而且俄方各口岸对运输车辆载重大多限定在15吨到20吨,每天过境车辆在数十台到100台,导致公路运力十分有限。”抚远市委书记周宏介绍,若企业选择性价比高的铁路运输,致命问题在于,俄方铁路配套设施很弱,几乎没有供大宗粮食就地中转暂储粮库。多年来,柠檬叶的功效与作用不少中方种植者选择将大豆就地卖给俄境内的日、韩等农业企业或第三方加工厂。  如何解决俄粮回运的运力瓶颈?今年初,东金集团与黑龙江航运集团共同在抚远市投资7000万元,建设俄粮回运专用港口、保税仓储设施及搭建水上物流体系,年装卸能力为50万吨。项目同时配置散装粮食专用千吨级船舶与船队,实施俄粮回运。10月18日,东金集团今年收获的首批大豆通过该港口回运龙江,这也是中俄间首次实现粮食专用船只通航。与此同时,东金集团在哈巴罗夫斯克收购的专用港口,以及抚远市更大吞吐能力的港口也在建设中,俄粮回运吞吐能力将大幅提升。  依据东金集团与龙江航运集团的规划,今后随着东金回运大豆量持续增长及国内企业在俄粮食回运需求增加,航运集团将继续改造同江港、黑河港,并增加投入千吨级和3000吨级散装粮食专用船舶,陆续开通同江至俄下列宁斯阔耶港、黑河至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水路航线,全面打通“俄粮回运”物流通道。这条江上物流通道将沿黑龙江直通鞑靼海峡,然后抵达中国南方沿海,最终以江海联运方式实现“北粮南运”。  张大军说,回运的俄豆有价格优势。去年中国进口境外大豆9700万吨,其中绝大多数来自美洲。“去年东金在俄远东种植的大豆,回运国内的到岸价格每吨比美洲大豆便宜60多元。”  “我们希望今后有更多中方企业赴俄种大豆,更重要的作用体现在弥补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不足,降低中国对传统大豆出口国的依赖并规避中国进口大豆的贸易风险。”张大军认为,回流自俄罗斯的非转基因大豆凭借良好声誉,今后有望引导市场更多消费高品质非转基因大豆,这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形成特定的市场地位。  作为先行者,张大军并不讳言东金集团在推进跨境农业项目中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但他表示“正在想办法克服、解决”。目前中国在85个国家有境外农场。张大军希望,东金集团和更多国内赴俄大豆种植团体,今后成为中国大豆多元进口格局的有益补充。  新范本开启中俄农业合作新阶段  中国团体陕西周至猕猴桃和个人赴俄跨境农业种植,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多年来,中国“走出去”的主体以小投资和散户为主,基本停留在初级状态:生产装备陈旧,技术与管理水平很低;为降低成本和增产,对俄方农业安全性要求遵守较差。张大军发现中国“走出去”团体的特点是,“基本不用当地人,除了租用当地土地资源,与俄方再无半点关系。”这种随意惯了的“中国式”生产与投资方式,也造成了俄罗斯对中方农业团体的反感。  两年前,东金集团与俄方洽谈租地事宜时,俄方习惯性地认为“又来一家中国种地的”。而东金集团在北京、上海的股东,也对其赴俄从事农业生产的前景持观望和怀疑态度。  “赴远东农业种植,不是一种简单的谋生和挣钱手段,需要用一种双赢的态度去经营。既要有利于提升当地的农业生产标准与水平、保护当地的土壤与环境,也要适当推动当地人就业,而不是单方劳务输出。”在张大军看来,中国人想要在俄罗斯取得成功,就要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为此,东金集团的翻译团队特意翻译大量俄罗斯法律法规文件,“用这些法规帮助企业在当地发展,不能再用国内思维来处理当地事务。”  在过去一年的跨境农业种植与发展中,东金集团以远东地区装备最先进、耕种规范性最高的水准,彻底改变了俄方对中国农业的固有印象。东金集团在远东地区受到当地政府的欢迎——不少部门和团体来找东金集团,希望把更多的土地租给他。俄罗斯国家层面也对东金的发展给予大力支持和鼓励。今年7月,东金集团在哈巴罗夫斯克的农业种植、粮食专业港口等被列为中俄“远东一号”现代农业综合示范项目。  作为目前中国在境外的最大农场主,东金集团在哈巴罗夫斯克市的投资集种植、养殖、加工、仓储、港口、物流等农业全链条于一体。“目前3个农场原有员工我们全部接手,加上中方员工,总人数已达到400人,但未来300万亩的开发合作,现有技术和管理人员远远不够,这都需要从当地雇佣。”张大军介绍,目前当地政府已与东金集团合作,着手在当地院校开展专业技能培训,这也将为今后更多农业投资企业进入远东地区提供人力保障。  “对于我们来说,将荒废的农田开垦出来,是长期以来无法破解的难题,更无法想象。”吉尼斯·维可多·罗维奇解释,现代农业生产需要农机、道路、仓储等系统工程配套,没有资金这些很难解决。在他看来,东金集团先进的耕作理念和方式,为当地农业生产水平的提升提供了榜样,也开辟了境外投资者在远东从事大规模农业生产的先河。“中国有巨大的市场,远东有丰富的农业资源。目前俄罗斯将远东定位为亚洲粮食出口中心,希望与中国投资者在大豆种植等方面展开长期合作,欢迎更多中国有实力的投资者来远东投资。”他说。

甘蓝和包菜的区别 j3y

七龙online无限钻石版

澳门彩彩票

名杰棋牌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