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下辈子做你一颗牙-【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5:44 阅读: 来源:滑轨厂家

她觉得自己快疯了,心底的那个声音近来越来越猖狂,不断地咒骂着她自己的懦弱无能。她急切地需要找个人,说说她的计划。在刚才看见那个喜帖的刹那间决定的计划!

他呆呆地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人流中的一抹身影出神,眼底满是悲凉……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这让人痛心的沉默。他看到来电号码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的声音让他的回答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嗯……是的,我知道了……她……一会就要进来了吧。”

至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那个身影……那个女人穿着他送的藕色连衣裙站在不远处的人流中,显得是那么地弱小与无助……

“第四次了……”他回头看着桌上放着的那颗智齿模型喃喃自语,终于还是抑制不住地流出了眼泪……

一、你的牙齿记得我

夏小夕伫立在人流中,看着离她不到三米远的牙科诊所,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中:进去吧,去看看那个抢走自己心爱的人的女人到底长着一副什么样妖精脸到处蛊惑人心!……可是,就算见着了又怎么样呢?那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至死不渝的人,已经把他的心交付给了另一个人,她已经……不过是一个旧人而已……

于是,分手那晚的场景又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里。那个她爱了八年的人沉默地坐在她对面,局促不安地转着咖啡杯里的勺子,目光游离闪烁,却始终不曾认真看她一眼,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几乎让她窒息……最后,他只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我爱上了别的女人,对不起。”然后就转身离去,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她曾想过就这样放手,可到底还是不甘心,她夏小夕哪比人差了,她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抢走她的男朋友!经过一番打探,她总算知道了那个所谓的“别的女人”,就在这家牙科诊所上班——苏沐恩牙医诊所。

“您好。”一个穿着粉红色护士服的年轻护士笑着走了过来。夏小夕下意识地先看了下这个护士的胸牌,上面赫然写着:林慧茹。还真是冤家路窄,一进门就让她撞上了!可是经过一番仔细打量,夏小夕愈发没了底气:林慧茹有着星星般明亮动人的双眼,秀挺的鼻梁,那粉嫩的小嘴以一种极为亲切的弧度上扬着,甜甜的酒窝在粉色护士服的印衬下更加讨人喜爱,她那白皙地光亮的肌肤是夏小夕远比不上的……原来他现在喜欢的是这样的女生,原来就是因为她,他才那么“大方”地用一条短信结束了他们八年的感情!

一想到这,夏小夕的嘴角抽了抽,扯出了一丝苦笑。

“我来拔牙齿。”她的声音莫名地有些颤抖。

“好的,这边请。”那个护士亲切地微笑了一下,并示意她往右边走。

“您好,我是苏沐恩。”

夏小夕正盯着那个粉色背影走神,却被突如其来的问候吓了一跳,不小心被椅子绊了下,半个身体冲到了医生桌前,头顶还撞到了医生的手。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她终于起身,微微一笑:“我要拔智齿,最近疼得很厉害。”

她说话时,定定地看了看眼前的人,干净的白大褂,干净的笑容,干净的手,一如他的诊所给人的感觉。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浅浅的笑容,总觉得有种恍惚的熟悉感。

正想着,医生已经示意旁边的护士把她带到一旁的诊室。检查时,他带着偌大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睫毛浓密的眼睛,眼眸很深,眼角因为笑意而有着细碎的纹路,恰似一道好看的风景。检查完后,他放下器皿,摘下口罩,微笑地说:“你的牙龈还在发炎。这次先配些药消炎,过几天再来拔吧。”

“为什么要等消炎了再拔?我不就是因为发炎后痛了才来拔的吗?”夏小夕不解地问道,这几天牙龈深处的痛已经让她快崩溃。她简直一刻都不想等,想尽快拔掉了事。就像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也一并拔了吧……

苏沐恩笑了笑,解释道:“拔牙就像你谈恋爱,吵架的时候说分手永远是最不明智的。要等冷静的时候再决定不是吗?”

夏小夕一怔,无话反驳。

“如果明白的话,就去拿药,过几天再来。”苏沐恩把病历连同药方一起交给了旁边的护士,然后按了下按钮叫下一个号。

她在临出门前,咬了咬嘴唇后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医生,我们以前见过吗?或者以前我曾来你这看过牙齿?”

“谁知道呢?或许你的牙齿记得我。”苏沐恩微笑,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夏小夕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几眼,心想:这样一个干净温暖的男子,如果放在从前,她或许也会义无反顾地去爱吧。那样,她也许就能免于承受现在的苦……

二、竟然要结婚了!

当夏小夕再次来到诊所时,已经是一周后。

一进门又是那个粉色的身影,她暂时的好心情莫名收敛了起来。勉强对她笑了笑后,径直去了医生的办公室。这次她是预约过的。

“夏小夕?这几天睡得好吗?”苏沐恩一眼看到了她,笑着打招呼道。让夏小夕不免惊讶于他的惊人记忆力。

“嗯。”自从吃了那些药,她的睡眠质量确实好了很多,一觉到天明。只是这个牙医好奇怪,不关心她的牙齿,却来问她的睡眠。

他帮她略微检查过后,说道:“这次可以拔掉它了。”

说完便示意夏小夕走去诊室。然后回头对林慧茹说:“帮我把桌上那个瓶子拿过来。”

林慧茹趁此机会赶忙轻声说道:“下个月15号是我结婚的日子,医生你一定要来哦!”说完便从兜里拿出一张大红请帖连同那个装着智齿模型的玻璃瓶一起交到苏沐恩手上。

“恭喜!”苏沐恩笑道。

此刻的夏小夕双眼,呼吸急促,心底有个声音拼命嘶吼:竟然要结婚了!他们竟然要结婚了!!夏小夕,你究竟算什么?不,你什么都不是!你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不要紧张,很快的。”苏沐恩拍了拍夏小夕僵硬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嘶……”她仿佛听到一声裂帛般的声音。苏沐恩小心地把纱布放进她嘴里,让她咬合住。然后指着不知什么时候已放到酒精里的智齿,对她说道:“这个,你保存或扔掉都可以。”

她没回应。迟疑了片刻终于伸手抢过了那张似乎在对她冷笑的喜帖。

新郎张鹏超 新娘林慧茹 新婚之禧,敬备喜宴。

……

她努力睁大眼睛,眼泪却还是一颗一颗不断地掉落下来。整张喜帖在泪水中幻化成了一片刺目的红色。为什么她深深爱着的那个男人,要这样对她?!为什么她苦苦经营8年的感情,换来的却是别的女人的幸福?!为什么……

苏沐恩忙弯身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她含混地抽噎,猛地抱住眼前的男人,哭得不能自已。这样温暖的怀抱,她曾经也拥有过。这样温柔的叮咛,她曾经也拥有过。可是如今,一切都成了曾经。她怎么能够忍受这样仓促的结束?她怎么能够放过那样决绝的男人?

“很痛吗?”苏沐恩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问道。

“嗯……好痛。”她捂着右脸颊,手里的请帖掉落在地。

苏沐恩的眼底闪过一丝哀伤,他看了看地上那张落寞的请帖:

新郎张朋飞 新娘林慧茹 新婚之禧,敬备喜宴。

……

夏小夕走出诊所时已是黄昏。她抬头望望天空,偌大的夕阳躲在厚重的云层后面,光彩失了近半。一阵风吹来,她只感觉到彻骨的凉意。

痛……麻药散去后,智齿的位置让她痛的想哭。她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然后打电话给高洁,她大学时代的闺蜜,她悲惨爱情的见证者。她觉得自己快疯了,心底的那个声音近来越来越猖狂,不断地咒骂着她自己的懦弱无能。她急切地需要找个人,说说她的计划。在刚才看见那个喜帖的刹那间决定的计划!

没一会儿,高洁就来到了电话里约好的咖啡店。清爽的短发,干练的职业装,浑身散发着朝气的高洁让夏小夕自惭形秽。她勉强笑着打招呼,瞥了一眼玻璃杯上映出的面容,忍不住轻轻叹息。感觉自己也像刚才的夕阳一般,几近迟暮。

“智齿拔掉好多了吧?”高洁坐下便问,还是那双笑起来像月牙的眼睛,总是能让夏小夕无比安心。

“他们要结婚了。”夏小夕直入正题,尽量让自己说的轻松些,颤抖的尾音却依旧暴露了她的悲伤。

“你也该开始自己的生活了……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张鹏超一个男人。或许在你不知道或者不记得的地方,有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在等你。”高洁握住夏小夕的手,眼底竟有些泪光。

“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夏小夕根本没注意听,依旧执拗地进行着自己的话题。高洁沉沉地叹了口气后,终于点头。

“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你对我最好!”夏小夕像个小孩一样撒娇地说道,粉色的嘴唇终于卸下了僵硬的弧度,肆意笑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不是我……”高洁无奈地看着眼前一无所知的女人,苦笑道。

三、我做你女朋友好吗?

三天后,夏小夕去复诊。

半路上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她奔跑在人行道上,身边的车流嘶鸣着飞奔而过。那一刻,她心里竟有个可怕的念头:如果那些车子能撞死我,该有多好。

今天诊所里的人寥寥无几。她一进门就环顾四周,找不到那个粉色身影,于是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今天林慧茹不上班吗?”

站在她面前的几个护士愣了愣,转而笑道:“她今天请假去试婚纱了呢!”

“噢……”她的心里翻江倒海,表情却呆滞得可怕。

当被带进苏沐恩办公室时,她已经开始冷得发抖。苏沐恩正在打电话,看到她时眼神骤然一变,然后匆匆地挂了电话:“我没事,已经习惯了。嗯,到时候再见。”

她的耳朵突然无比敏感起来,似乎能听到电话那端的女声。

可能是女朋友吧。她暗想。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寒意之外竟有一阵苦涩。

“看来你对你的牙齿真的很重视。”苏沐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责怪道,在夏小夕看来却有些嘲笑意味。他从储物柜里拿出一块毛巾和一袋衣物,放到她手里,又说道,“赶紧擦擦换上吧。感冒可不比牙疼好受。”

她有些惊讶,脑子里的疑惑挤成一团乱麻。苏沐恩笑着把她推进诊室并拉上帘子,说道:“赶紧换上。”她如果没听错的话,那四个字竟有些命令的意味。

那是一件浅绿色的洋装,是她喜欢的款式和颜色,连尺码都正好合适。她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办公室里会有女人的衣物,或许是他的病人的,又或许是他有一个和她差不多身材和品位的女友……她又想到了他刚才讲电话时的温柔细语,有些莫名失落。

“你……”她换好衣服走出去后本想问些什么,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地被咽了回去。于是最终只淡淡说了声谢谢。

许久没有人对她这样好了。如果那个他也能待她这样细心,该有多好……

可是,从来就没有如果。她想着想着,突然感觉懊恼又悲伤,低下头,眼泪夺眶而出。她从来不在陌生人面前哭,可是此刻站在这个人的面前,心里的防线竟如此不堪一击。

“怎么了?”苏沐恩有些惊慌失措。

“牙疼。”她捂着右脸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那边不是已经拔了吗?”苏沐恩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就近蹲在夏小夕面前观察了起来。

夏小夕微微地张开嘴巴,热息在不经意间呵到了苏沐恩的脸上。两个人的目光以一种微妙的姿势对视,几秒钟后,他却突然闭上了眼睛,站起身来问道:“很疼吗?”

夏小夕点点头,虽然明知道他看不到。

“我再给你检查一下是不是发炎了。”苏沐恩领着夏小夕来到诊室处,眼神却再也没有定格在她身上。

夏小夕睁着泪眼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苏沐恩笑着摇头,笑容有些悲凉。

“那么,我做你女朋友好吗?”

苏沐恩迟迟没有回应,毫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涟漪。夏小夕内心的酸楚又一次涌了上来,她起身正对苏沐恩,有些决绝地扶住他的肩膀,头整个靠了上去。

她用舌头撬开了苏沐恩紧抿的双唇和齿关,用力挑逗着他沉睡的温柔。是温暖的,他的身体,他的气息,他的舌尖……夏小夕冰凉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理智有些溃散,只想永远沉沦于这样的温暖里。

两人的气息都悄悄地急促沉重了起来。缱绻良久,夏小夕终于被苏沐恩推开。她以为他会横眉怒斥,可她想错了。他依旧笑着,悲凉的。眉头紧锁,看不清眼睛深处到底酝酿着什么。

“我不要那些冰冷的器皿来检查我的牙齿。”夏小夕用舌头舔舐了一圈自己的牙齿,破涕为笑。

苏沐恩盯着她良久,终于松开了紧蹙的眉头,说道:“拔牙的位置恢复得很好。”

四、现实给她一个措手不及

“这个世界上哪两样东西不能自拔?”夏小夕笑着问道。

“爱情和牙齿。”苏沐恩答道,转而又有些落寞地笑笑,“牙齿我能懂,爱情却太难懂。”

“你不要告诉我你没谈过恋爱!”夏小夕撇撇嘴,不屑地嚷道。

没想到苏沐恩答道:“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恋爱,但那一定是爱。”

夏小夕苦无言以对。她突然很有冲动想问他那是什么意思,但心底却有个声音告诉她这不关你的事。

转眼离张鹏超和林慧茹的婚期只剩十天,在夏小夕的怂恿下,苏沐恩在家里组织了一次诊所员工聚会。

当天晚上,所有人都玩疯了,特别是夏小夕。在初遇张鹏超前,她就是那样大大咧咧的性格,可张鹏超说她太男孩子气,于是她蓄起了长发,穿起了裙子,努力做一个气质淑女。从此,她所有的重心都围绕着张鹏超:张鹏超学法律,她就为了他转专业,然后一起考研,一起工作。在她的未来里从来没有想过会没有张鹏超的存在。

可惜现实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举着酒杯,醉意朦胧。所有的人都七七八八躺了一地,说着一些只有自己听得清楚的呢喃伤悲。狂欢之后永远都是这样一个悲凉的场景。

夏小夕苦笑着一饮而尽。看了一眼身边醉倒在桌上的身影,倚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心里都会沉静很多。虽然偶尔会迷惑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偶尔会内疚自己的刻意接近。

她和他在一起,不过是为了伺机在林慧茹的身边,看看有什么报复的途径。她不想撕破脸皮大吵大闹,更不想哭哭啼啼哀求不已。她只想不露痕迹的、优雅的,在他们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他们致命一击!

机会终于来了。她靠在苏沐恩的背上,冷冷盯着昏睡的林慧茹。

她摇了摇苏沐恩,叫道:“沐恩,快醒醒,快醒醒啊!”

苏沐恩昏昏沉沉地抬头看着夏小夕。

“她们竟然都在地板上睡着了。你把她们挪到客卧睡吧,否则明天都要着凉了呢!”夏小夕皱着眉头,做出一副担心的表情。

她是很担心,但担心的是待会无法得偿所愿。

苏沐恩揉了一会儿太阳穴后,终于有些清醒过来,说道:“我叫管家一起来帮忙。”

夏小夕拦住他,回道:“先把我们的准新娘抱进去吧!她最重要呢!”

苏沐恩笑着点头,晃晃悠悠地起身又弯腰把林慧茹抱起,往客卧走去。夏小夕拿起手机,先偷偷拍了几张。

等走到卧室后,她故意脚底一滑,把苏沐恩整个绊倒到床上。她自己也摔倒在地上。但她顾不得疼痛,赶紧起来,对着床上的两人连怕了好几张。

这样的角度刚刚好,她嘴角的弧度不自觉地拉深,满意地收起手机。

苏沐恩起身后,连忙检查夏小夕是否受伤,并嗔怪道:“你总是这样不小心!”

夏小夕有些心虚地避开,假装走上前帮林慧茹盖上被子,说道:“加上这次,总共也就两次吧?”

苏沐恩突然脸色一变,沉默地看着她。他知道她此刻的所思所想,但他竟然开始不想再配合了。当高洁每次问他要不要紧的时候,他都答没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事!

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一直在帮助她爱着别的男人,他的心就疼得厉害。在她被痛觉缠绕的无眠夜,他又何曾好过过?!在她痛哭流涕的时候,他又何曾不想紧紧抱着她告诉她一切?!

“你干嘛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夏小夕心虚地问道。

苏沐恩深呼吸一口气后,僵硬的脸颊终于松动,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你也累了,先睡吧。其他的人我会安排。”

五、新郎不是他

那晚苏沐恩的眼神就像一根刺,插在夏小夕心田。她总觉得他像是知道些什么,又觉得她好像漏掉了什么。但即使这样,她也不能停下。好不容易成功了一半,她不想因为无谓的猜测放弃。

是的,无谓的猜测!

于是她开始紧锣密鼓地谋划起来。在她的提议下,所有人都赞同录制祝福视频给林慧茹一个惊喜。同时她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U盘,并送了一个给苏沐恩。她把照片拷进自己的U盘里,把祝福视频拷进了苏沐恩的U盘。

然后,她就坐等那天的到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那一刻爆发的快感。想象着场上所有人的惊慌失措,想象着新娘的花容失色,想象着张鹏超的怒目而视……所有的她都想到了,但惟独不敢想苏沐恩的。

在去婚礼现场的路上,夏小夕央求苏沐恩下车给她买咖啡,趁机交换了两人的U盘。她要做到一丝不漏。就像拔智齿时,那支恰到好处的麻药。

一路上,她都格外欢喜。还是夏天,蓝色的天空下弥漫着咖啡的味道。或许这就是幸福吧。她轻快地哼着歌,饮着咖啡,感受着小巧的U盘在她的手心里默默地发热。

待到婚礼现场,她远远的看见高洁对她挥手。

“苏沐恩呢?”高洁自然地问道。

“他去停车了……你认识他?”夏小夕惊讶地叫道。

“……不是听你在电话里提起过嘛!你还给我看过他的照片呢!”高洁讪笑着说道。一边使劲推着孤疑的夏小夕进入会场。

夏小夕扫了一眼会场门外华美的结婚照片,脚步突然止住,和高洁撞了个满怀。

“我们……走错了吧?!”她指了指照片上那个陌生的男人,问道。

“就是这里。”不知何时已在她们身后的苏沐恩拉起夏小夕的手,走了进去。

待走进后,夏小夕疑惑地环视整个会场,发现除了诊所的员工之外,她竟一个人都不认识。她在来之前的夜晚,默默地做了多少心理准备!她以为她会碰到很多大学同学,可是,竟然一个都没有。不对,那张照片……

她努力理了理思绪后,确定以及肯定地告知身边的两个人:“我们真的走错会场了。”

没想到那两个人还是没理会她,只拉着她坐下。她开始焦急万分,手里的U盘滚滚发烫,让她的身体也战栗了起来。

可能才几分钟,她却像过了一个世纪。终于舞台灯光亮起,音乐扬起,她看到长舞台的那端走来了一对幸福的新人。

林慧茹。

白色圣洁的婚纱把她衬托得愈发美丽,她的身旁,站着的……

张鹏超?不!不是他!

为什么不是他?!心底的那个声音,尖锐刺耳。

是啊,为什么……不是他?她也好想知道……

一定是哪里错了!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她呆呆地想着。却被苏沐恩的举动惊醒。

她回过神来,发现苏沐恩正把她右手打开,拿过她手里的U盘递给司仪。她下意识地想去夺过来,却又被他牢牢拉住。

夏小夕怨恨地瞪着他,喊道:“你都知道?对不对!”

周围的音乐轻声悠扬,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她们。她不管不顾,努力想甩开苏沐恩的手。高洁也赶忙起身拉住她,抽噎着劝道:“小夕,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苏沐恩对着旁人抱歉地笑了一笑,然后一把把夏小夕拉到身前,温柔地说道:“你一定是不想把你给新郎新娘的惊喜提前曝光,对不对?”

夏小夕一怔,头有些微晕。惊喜……这是给他们的惊喜?不!不!这是她给自己的惊喜!可是从进来那刻,她就知道失败了,失败了!

新郎不是张鹏超!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弄错看错?更不明白苏沐恩怎么会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她从愤怒到迷茫,最后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

“我……”夏小夕朱唇轻启,刚想说话,却被什么堵住了。

是苏沐恩,苏沐恩吻了她!她想逃脱,手却还被苏沐恩紧紧撰着,逃脱不得。她只能瞪着眼前那张俊美的脸,又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席卷而来。

不……怎么可能?她为什么会觉得这样的吻不是第一次?她明明只记得是自己强吻过他一次,之后再也没有过。可现在的感觉如此强烈。她一定是记错了……这个人不过是她苦心策划的一颗棋子。而且是一颗白费劲的棋子!

夏小夕想着想着,便狠狠地咬向他温热缱绻的舌尖。他暗哼一声后松开手。夏小夕的嘴角还残留着血腥味,像极了那天拔智齿时的味道。她下意识地吞下血水,仿佛又拔了一次智齿一般。

六、我爱你,你不记得了吗

会场的所有人在司仪的带领下欢呼起哄了起来。刚才静的可怕的局面瞬间又被融化了。她们诊所拍摄的视频正在播放,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洋溢着笑脸。当所有的人都不再注意她们时,苏沐恩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沙哑地问道:“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他的眼角有一丝闪烁的泪光。

她定睛看着台上灯光下的新人,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或许只是她弄错了。这不过是一场被恨蒙蔽了眼睛的乌龙。”

但在看了一眼苏沐恩时,她又不确定了。她能感觉到从他手心传来的悲伤的颤抖。从见他第一次起,她就觉得似曾相识。如今看来,他的洞悉一切更让她疑惑四起。

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对不对?!”夏小夕在挣扎片刻后,终于压低声音问道。

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欢笑的配音。他在嘈杂声中凑到夏小夕耳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只是想让你自己记起来,张鹏超已经死了的事实。”

张鹏超死了,在四年前就死了。

夏小夕脑海中不断地念着这句话。不可能,这不可能。她才和他分手没多久!她还记得他最后留于她房间里的温度。怎么可能在四年前就死了?!

“不!不!你一定开玩笑对不对?!你怎么能开这么恶毒的玩笑?!”夏小夕的吼声被淹没在音乐中,她甩开苏沐恩的手,跑了出去。

苏沐恩立刻也起身追了出去,每一个追赶的步伐都似有千斤重。他真的觉得好累,好累。他不明白这场戏这辈子究竟要重复多少次,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一次次大同小异的闹剧后变得越来越脆弱,越来越绝望……

“张鹏超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他的声音疲惫却有力,一个字一个字地砸到了夏小夕的心头。两人对峙在黑夜的星空下。

夏小夕的脑子瞬间感觉快爆炸。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要报复的人四年前就已经死了。那她的爱,她的恨都是假的吗?那这四年的光阴呢?难道也都是她幻想出来的吗?!

“张鹏超真的已经死了,四年前就死了!”是高洁痛哭的声音。

不!不!不!她不信!她宁愿当做张鹏超移情别恋爱上了别人,也不愿接受他死了的消息!她怎么接受?怎么承受?

夏小夕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头,嗯嗯呀呀地在那说着。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没有人能解读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在梦里的时间越来越长!”苏沐恩上前抓住她的肩膀,拼命摇了几下。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一切都这么真实!”夏小夕整个人颤抖着,巴巴地看着苏沐恩,渴望其告诉她刚才不过是一个玩笑。

苏沐恩沉痛地看着眼前梨花带雨濒临崩溃的女人,一把把她揉进怀里。

“你只记得你的智齿,却不记得我了吗?!”

“我们曾经牵手走过的路,你都不记得了吗?!”

“我爱你,你也不记得了吗?!”

“为什么你忍心把自己放在一个虚构的空间里,却把我的一切全部抹去?!”

“为什么你不肯直面已经发生的事实,而把真正的自己锁在自己的心里?!”

苏沐恩恨不得把夏小夕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一遍一遍地问着,可得来的却是绵延的沉默。胸膛里,像有什么野兽正在疯狂撕咬着他的心,他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四年四次,她发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内心也都越来越恐慌。他想尽了所有办法,最后却只能在原地配合她演戏。

“我知道你对张鹏超内疚,我也很内疚。可是小夕,事情已经发生了,死去的人再也活不过来,你何不放过自己?放过他的在天之灵?!”苏沐恩继续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内疚……”夏小夕重复了一遍。她不懂,该内疚的是张鹏超不是吗?!什么时候变成了她?!

她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画面,凌乱的,模糊的,残破不堪的。

她看不清,看不清那些曾经的人和事。

“张鹏超死了,在四年前就死了。”她反复呢喃。

七、天荒地老

她不知不觉中在苏沐恩的怀里睡着,并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远远地看见校园里的林荫大道上,她冷冷地走在前,张鹏超紧跟其后,就像女王和仆人。然后转瞬间换了一个情景:她在学校边上苏沐恩的诊所里检查牙齿。那颗智齿不断地发炎感染,让她的脸颊不可思议地肿了起来。

她看着苏沐恩戴口罩时露出的眼睛,仿佛整个人都被吸到了他深邃的眼睛里。

他告诉她,她的那颗智齿就像已经坏掉的爱情,拔的时候可能会痛一阵,但是痛过之后就是一身的轻松,可如果不拔,她就会痛一辈子。

他笑着问她决定拔吗?

她似乎被那个笑容蛊惑了。一直不敢直面拔牙的她,终于坚定地点了点头。

她在那时,联想到了张鹏超。一直以来,她对他都是淡淡的。当初选择他,只是觉得大学的恋爱就像个成长的仪式,她不想落入人后。

这就是爱吗?她反复问过自己。可慢慢地,连这样的问题都意兴阑珊了起来。她以为她会这样平淡地和他走一辈子。她在前,他在后,永远以不对等却微妙地平衡着的方式。

直到她的智齿发疯似地痛了起来,直到她不顾张鹏超关心则乱的那句“拔牙伤身”,毅然地踏进了那个牙医诊所,遇见了他。

麻药让她的右边口腔没了知觉,却让她的心脏疯狂跳动了起来。她在咬着纱布时,含糊地开口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苏沐恩怔了怔,然后笑道:“没有。”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她有些吃力地吞下血水,又问道。

苏沐恩看着她,眼底有一丝闪耀的波澜。他回答:“以前不相信,现在信了。”

她们相视而笑。她们相爱了。

三天后,她复诊。她笑着推开那些冰冷的器皿,问道:“你只能用这些来检查牙齿吗?”

他疑惑地看着她。却被她突然拥住吻了起来。她的嘴里还有些消毒水的味道,却也抵挡不住她本身的甜美。他从失措到主动,他知道自己就像这个吻一样,彻底沉沦了。

“以后,这样来检查我的牙齿好吗?”夏小夕略微有些喘息,低着头娇羞地说道。

他抱着她微笑着说:“你的牙齿恢复得很好。”

“苏沐恩……”她在梦醒时分呢喃呼唤。一双温暖的手骤然握住她冰凉的指尖。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家里。

“醒了就好。”苏沐恩贴着她的额头,宠溺地说道。

她笑了笑,眼角余光却撇到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她问道,“那个是什么?”

苏沐恩淡淡地笑道:“这里有你的一颗智齿,和三个智齿模型。”停顿片刻后,他又补充道:“给你配的也从来不是消炎药,而是安神药。你每次发病的时候,都整晚整晚痛得睡不着觉。其实,一切都是你的幻觉。你的牙痛、你的发炎的智齿……还有另外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幻觉。”

她的眼泪顷刻涌了出来,又哭又笑道:“都是……幻觉。只有你是真的。”

苏沐恩握住她抚上他脸颊的手,转而笑道:“以后,我们可以开一个智齿模型展览馆。每一颗智齿都代表着一个故事,虽然故事偶尔雷同。”

她沉默良久,还是忍不住哭着说道:“对不起……”

其实即使他不告诉她,她也都想起来了。

四年前的她不知道如何跟张鹏超开口。于是只能默默地远离他,希望时间能淡化。可是有一天,在她跟苏沐恩牵手走在街上时,她看到了张鹏超。

她眼睁睁地看着张鹏超被撞飞到空中,然后在她面前缓缓落下。血淋淋的身体像极了一颗被遗弃的智齿。她来不及尖叫,来不及哭泣,甚至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前一秒对着苏沐恩绽放的笑脸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僵持着。

她就那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张鹏超还未闭上的眼睛。

……

张鹏超从来没有有负于她。是她,为了给自己开脱,找了一个卑劣的借口。

她还害苦了苏沐恩。害他陪着自己疯自己闹,陪着自己重复着一场又一场可笑的戏码。

她咬紧嘴唇,从压抑声音抽噎到放声嚎啕大哭。

“有我在。”苏沐恩俯身抱住她哭泣不止的身体,柔声安慰。

“明年的那天,你一定要在我睁开眼的那一刻,就告诉我,你爱我。”她回抱他,紧紧的。

“我一定会告诉你,你的智齿已经拔掉了。”苏沐恩的眼泪滴落下来,消失在她的发丝间。

虽然绝望越来越漫长,但为了相拥而泣的这一刻。

他愿意。

陪她演到天荒地老。

开心水族箱

中超风云无限金币版

江湖ol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