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014电信改革前瞻复杂情势空前

发布时间:2020-03-10 10:33:33 阅读: 来源:滑轨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在2013年的最后一个月,工信部以罕见的工作效率,对中国的电信政策进行了乾坤大挪移。

12月4日,正式发放4G牌照;12月22日,调剂网间结算资费;12月26日,发放首批移动通讯转售业务许可。

可以说,这三个政策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对中国的通讯市场产生意义深远的重大影响。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在同一个行业内,如此密集地进行如此重大的政策调剂,这在全部工信部乃至信产部的历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

为何会少见?

是由于政府效力慢吗?不是,其实其实不慢。

关键在于,每个重大的政策调剂,都会给行业生态带来巨大的冲击,并需要一定的时间与市场来进行缓冲,并为新政策可能带来的短时间阵痛和长时间隐患,留下足够的适应时间与试错空间。

一旦多个重大政策堆叠,就可能致使两个问题:

1、对行业生态的冲击被几何级数放大,对现有产业结构的破坏可能产生叠加,期望的目标结构也可能由于政策之间的相互影响而出现变形;

2、对行业主管部门来讲,新政策的效果评估,乃至后续的政策跟进也遭到干扰。

很简单,此时很难判断一个好的变化,或是坏的变化,是由前一个政策,还是后一个政策引发的,或说,两个政策的各自影响比例有多大?

此时,已难以对政策效果进行定性与量化,自然,后续政策该深入推动、稳定视察,还是果断刹车,都失去了本来应当清晰的参照系指标。

那末,为何这一次把三个政策都叠放在了一起呢?

如果仔细分析,其中其实多有不得已之处。

1、4G发牌不可能再早,由于中国主导的TD-LTE产业链仍未足够成熟,过早发放弊大于利;但也不能再晚,由于一旦拖到2014年,缺少本国支持风向标的TD-LTE,就有可能错过全球的LTE建网窗口期,也没法与LTE FDD的国内建网拉开时间差。

即便不斟酌这些因素,在2012年底,工信部部长苗圩大约1年后发牌的时间表,也让工信部的4G发牌时间不会再有大的前后变化。

2、已酝酿较长时间的网间结算调剂,其核心作用在于平衡4G发牌以后,3大运营商的主体利益格局。

犹如我此前的分析,它是一个零和的手段,本身不会增加或拉低三大运营商的事迹总和,只会在行业内部达成利益的再分配。详见文章《网间结算新政逻辑》,您可以关注科技杂谈(keji_zatan)并回复数字182查看。

由于4G发牌方案更偏向中移动,为了避免市场的进一步失衡,并确保联通和中电信事迹,避免影响信息消费战略、宽带国家战略、电信行业营改增试点等事关全局的大政,所以网间结算调剂不能与4G发牌间隔太久。

事实上,两个政策之间相隔18天出台,尽可能淡化彼此影响,也许已是多方博弈的结果。

3、至于移动通讯转售许可,作为中央要求的,推动民营资本进入基础电信行业的,工信部2013年的重要任务之一,明显必须在2013年结束之前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民资进入基础电信,可以说打开了一道大门,充满无穷可能,加上民资态度较预期积极,参与者太多为了避免未来的市场混乱,影响产业与公众,政策的出台一直在不断补充与修正。

可以说,再在工信部工作会召开前的最后一天发放牌照,这已是工信部所能给出的,最长的政策与市场准备时间。

同时,此前已有14家企业和16家企业,分别与联通和电信签定商业合同,有17家企业与中移动达成合作意向(即便斟酌部份重合,实际企业也超过20家)。

在外界普遍认为工信部更多只是走流程的情况下,工信部选择了只通过11家企业,而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一体放行。而且据我所知,被打回的企业也都不是蓄意刁难,而是就具体确切存在的问题发回补充,在进一步的查缺补漏以后,新一轮的发牌也不会等待很久。

从这些细节来看,工信部是非常认真、负责任的。

固然,不论有怎样的客观缘由,集中的政策出台,必定产生很多复杂的产业变量。

比如,不同运营商之间的网间结算政策,可能对不同转售企业的竞争产生连锁反应。

比如,4G发牌的影响,与移动转售的影响,可能在市场中构成堆叠与衍变。

等等。

固然,最麻烦的是,下一步政策将怎样走?

可以预期,2014年仍将是中国通讯业的变革年。

在这一年,有哪些政策可能出台呢?

1、不对称管制,比如携号转网。它的扩大试点乃至全面推行已基本没有悬念。

2、进一步放开民资限制,最少是扩充移动转售企业的数量,这一条势在必定。

3、进一步整理垃圾短信,政策是必然会出的,但是不是能能真正见效,仍有待视察。

4、营改增这个国家大政势必全面落实,而且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但它的具体政策细节仍有待博弈(请关注科技杂谈,近期将有专文讨论分析)。

5、宽带中国推动。中移动如何入局,如何破局?也许都需要政策来推动或监管。

6、调剂互联网间结算资费?这一条可能性也非常高。

7、LTE FDD发牌?这背后有复杂的博弈,但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未必小。

8、推动运营商的所有制改造?这一条可能会稍缓,但政策的准备肯定会提早进行。

9、推行新的电信重组,比如3网融会,或是网业分离?这一条一样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但我们也将会看到情势会一步步松动。

10、那个传说中的《电信法》?好吧,反正已拖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不介意它继续拖下去,2014不出是情理之中,如果能出,好吧,那就鼓掌喝彩奇迹吧。

如果抛开这些政策,2014年的通讯市场上还有哪些必定出现的重大变化呢?

1、运营商事迹下滑,不解释。

2、移动互联网进一步替换传统电信,不解释。

3、民资电信将为大众,原来的机还可能这样玩,而且免费打电话的后向业务模式有可能在年内出现。

4、更高速的通信网+更互联网化的业务模式,进一步冲击、改造各个传统产业。

这么多的政策与市场变化,将全部积累嬗变。

这意味着,在2014年,工信部将面临一个史无前例的复杂产业环境。

在这样的环境下,政府的决策必须更加谨慎,并且需要具有高度的前瞻性由于历史已证明,中国电信改革历史上的很多次改革,都有效解决了当时的主要产业矛盾,但很快就在新的情势下,成为了更大、更深、更复杂的新产业矛盾本源。

工信部将如何谋虑长远?且拭目以待。

中国唱片集团有限公司

中科威发半导体(苏州)有限公司

重庆永健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