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普通高中教师如何说服奥巴马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0:42 阅读: 来源:滑轨厂家

时报广场灯火辉煌,但吴迪最想看的是美国人的内心

编者按:

去年年底,获得英国商务经济学硕士学位的北京青年教师吴迪,发现美《华尔街日报》、《商业周刊》等主流媒体将美国就业率低等经济问题归咎于中国的贸易和汇率政策,且得到美国多数民众的赞同,并分析由此可能引发新的贸易战。他通过自己对经济的认知和研究成果,证明将美国经济问题归咎于中国的说法是错误的,且通过电子邮件告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美国媒体和政要,美国如果错读原因而导致中美发生货币战和贸易争端不仅解决不了美国的经济问题,而且错打靶子、两败俱伤、害人害己,也会使美国经济雪上加霜。其文章《美国贸易战必败》不仅在《华尔街日报》刊载,而且还引来奥巴马总统的回信。很多人为吴迪的公民责任所感动,一个小人物为避免中美贸易战直言,又让美国最高领导人知道中国人民的智慧,而吴迪背后所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却是常人所不曾体验的。

最近由于我在公民外交和草根经济学领域在海内外取得了一定成绩,有大学想请我去教经济学,但一听我在英国丧母辍学的经历就告诉我没戏了,我深深地感到自己在英国坎坷的命运使自己原本简单的经济学术之路变得如此扑朔迷离。

记得刚在汇佳找到工作时,校长让我去初中部当英语老师,工资4500,我却恳求他让我在IB高中部作经济学老师,讲起我在英国是如何在不可能的条件下坚持自学经济学的,即便是在无书可读四处打工的情况下也没放弃,讲我如何痛心于国人于国际经济学领域毫无建树,完全仰西方鼻息,奢谈话语权:西方财经媒体上纵横披靡的学界泰斗多有反华,让我深有经济学东亚病夫之辱,见擂台设于国门,Paul Krugman等疯狂叫嚣制华言论,国中却乏人为国请命,与之过招,因此未卑未敢忘忧经济学,希望能获经济学教职,继续自己的经济学梦想。校长被我的执着和赤诚感动了,答应了我的请求,说先让我当经济学助教,工资3000,不一定能当正式的经济学老师,但如果与外教关系处的好,他们会让我教一些课。

工资微薄,又没有转正做教师的保证,我却放着容易的教英文之路不走,固执的踏上了经济学的教学之路。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苦心研究经济学,虽然干着勤杂工的活,虽然因为海外多年却担当工资微薄的高中助教而遭人冷眼,这些都让我心痛自卑,但我从未放弃,一直默默努力,我相信自己以经济学报国的梦想一定会实现。我父亲身患严重糖尿病,我每月都要寄钱回去,怎奈工资太少扣除种种到手只有两千出头,养活自己都难,所以我几乎每天晚上和周末都要出去兼职,然后只能熬至深夜读我的经济学,绝望而超负荷的运转,常常有体力不支呼吸乏力,想晕倒的感觉。

在去年八九月间,我注意到中美两国真的要打贸易战了,美国国会以过90%的支持率通过了制裁人民币低估的法案,国际经济权威媒体上(从美国的《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到英国的《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充斥着和中国开打货币战的硝烟。国难当头我万分揪心,我决心研究验证反华经济学家的结论,找出其破绽,狠加驳斥,呈书奥巴马总统,劝阻中美贸易战。

虽然没有炮弹,但贸易战杀人于无形,同样是会造成无数家庭悲剧。我想寻找的数据在以下几个方面:美元汇率变化和美国贸易逆差的关系,美国联邦债务的偿付结构,美国的国内需求与美元汇率的关系,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产品结构,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产品结构,美国出口与中国出口产品结构上的竞争性,中国占美国出口的份额,美国财富创造和就业创造之间的对称比较,美国就业创造的主要引擎。为此我每天晚上都在美国相关政府机构的网页上搜索相关资料,细心分析,常常熬夜到天明,洗把脸早餐也不买不吃就赶着去教课,就这样轮轴转,一个月下来自己深感这样下去是一种自杀行为,和未婚妻关系也因自己干着不挣钱没希望的傻事而紧张。

终于国庆假期来了,我告诉自己就是不吃不睡也得在这期间把这事干完,然后干不干得完都得放弃了,因为自己再坚持下去,会失恋,甚至生命也会失去。终于熬夜熬到10月6号凌晨的时候,我写完了我那关于中美货币关系,抨击华盛顿自任放纵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孤立中国的外交政策的评论文章,给奥巴马总统,财政部长,商务部长,总统经济顾问还有《华尔街日报》都发了,结果10月8号《华尔街日报》就把我的文章和报纸的所有者默多克先生的文章排版在一起发表了。在美国,媒体对政府有着非常强的执政监督力。评论发表后没过几天,我就在雅虎新闻上看到美国财政部长申明,坚决不和中国打货币战,并且要引导各贸易顺差国进行多边货币升值,而不是人民币的单边升值。我不敢说是因为自己,因为我只是一个底层的草民,但是不管是哪国在华尔街日报发表评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发表捍卫中国政策的文章,这件事让我很欣慰。

我深感我的经济研究真能为国分忧,使命感大增,怎奈学校给的教学任务太重,自己又要兼职挣钱照顾父亲,没有多少空间去做自己心爱的研究。还好汇佳的王志泽先生在员工大会上曾呼唤过学校出那种在世界级刊物上为学校扬震声威的人,说会当大师厚待培养支持,设专项研究基金等等。我似乎看到了希望,于是向学校申请减课和涨工资,结果被告知我若有志研究则应去大学,高中是不行的等等,呼唤人才的姿态原来只是叶公好龙的现实,我只能继续在全职工作和兼职工作的夹缝里继续我的经济学之梦,无望之中作希望的奋斗。

很多美国人通过华尔街日报要求和我认识,让我深感自己所做一切说明美国民众认识到在中期选举中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许多谎言,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国际上赢得了尊重。自己当初的绝望,当初的傻,当时的人群冷眼,当时的不识时务,当时的研究不挣钱的经济学,当时的让家人爱人失望的众叛亲离,都是为了这一刻在国家有难的时候飞蛾扑火,奋戈一击,虽百折千回,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之后总统回信,一来二往成为笔友,提出公民外交理论,凭一己之力联系媒体,接受采访,亲自撰文,鼓励国人居安思危,放下个人赚钱理想,稍稍关心国事天下事,远赴美国宣传中美公民外交,在华尔街上发表演讲,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作为一个草根民众能携公民外交理论登上华尔街日报人物版,使我相信自己尽管是一个命运坎坷的人,一个过于理想主义不切实际的人,但心怀家庭兼济天下之布衣书生,虽有落寞种种,苦苦挣扎,苍天无情也不忍其凋零,必有一腔热血得到响应之时。

有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在华尔街日报有熟人,所以文章那么快就得到了发表,我告诉他我只是一个穷教师,自身难保无缘权贵,我是一个在无望中创造希望的人,这本身就是个奇迹,这也是大苦大难的中国人民一直都在创造的奇迹,三十多年的时间就把一个千疮百孔的弱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与他们相比我根本算不了什么。

在我英国求学的第二年,我母亲就去世了,那天我在餐馆里打工听到了这个噩耗,当时想大哭,怎奈餐馆老板是个很刻薄的人,正找借口炒我的鱿鱼,我于是强忍着眼泪把工打完,躲进员工厕所里失声痛哭。那时候我住所附近有条河,我常对着它发呆,想跳进去,母亲没了,家没了,前途茫茫,想一死了之,最终还是没有。我想对和我一样在绝望的边缘挣扎过的人说一句:“不管生活有多艰难,多不可能,都不要放弃,一点点按希望走下去,总会走到光亮越来越多的地方,去把自己的人生照亮,把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的人生照亮,这种因赋予别人光亮而赋予自己光亮的人是不会在黑暗中走失的,因为他是光明之子。”(文:吴迪 半月谈网特约财经评论员)

青海订做西服

武夷山制作职业装

昭通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