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胜军谁是中国股市获得新生的唯一出路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7:19 阅读: 来源:滑轨厂家

刘胜军:谁是中国股市获得新生的唯一出路

刘胜军,经济学博士  中国股市发展至今已22载,而财务欺诈、内幕交易、权钱交易依然大行其道。究其根本,IPO审批制可谓乱象之源,对此社会已有共识。  IPO审批制的危害大致可以罗列如下:(1)扭曲IPO供求关系,导致市盈率长期处于高位的堰塞湖,破坏证券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2)高市盈率创造了巨大套利空间,也刺激了上市公司造假冲动;(3)IPO审批制把上市融资变成了少数人的特权,成为腐败的温床;(4)证监会把审批作为主业, 导致监管职能严重边缘化,可谓本末倒置。  在这样的市场中,公司忙于融资、套现,没有长期成长的动力,投资者行为(甚至包括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严重短期化,年换手率一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一家上市公司(600137)居然在15年内更名12次,这样“雷人”的记录可谓中国股市的耻辱。各级政府也是乱象的推波助澜者,屡屡通过税收优惠、 补贴、重组,创造出股市众多的“不死鸟”(例如“京东方”)。被寄望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的创业板,最终证明成了“业绩变脸板”。  市场派学者型官员郭树清出任证监会主席后,平均每四天推出一项新政策。但是“IPO不审行不行”最终被证明仅仅是一问而已;被寄予厚望的新退市政策,也因为遭遇反对而草草收场。可以说,“郭树清新政”已经败下阵来,中国股市依旧未能走出“低水平重复”。  尽管IPO审批制的弊端已有共识,但要废除这一制度却是相当艰难。虽然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证券发行制度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但其实换汤不换药,核准制不过是穿了个“马甲”的审批制而已。  从IPO审批制到注册制的转变,需要面对一个阻力、一个恐惧。   中国股市发展至今,已22载,然而依然财务欺诈、内幕交易、权钱交易大行其道。究其根本,IPO审批制可谓乱象之源,对此社会已有共识。  IPO审批制的危害大致可以罗列如下:1。扭曲了IPO供求关系,导致市盈率长期处于高位的堰塞湖,破坏了证券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2。高市盈率创造了巨大套利空间,也刺激了上市公司造假冲动;3.IPO审批制把上市融资变成了少数人的特权,成为腐败的温床;4。证监会把审批作为主业,导致监管职能严重边缘化,可谓本末倒置。  在这样的市场中,公司忙于融资、套现,没有长期成长的动力,投资者行为(甚至包括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也严重短期化,年换手率一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一家上市公司(600137)居然在15年内更名了12次,这样雷人的记录可谓中国股市的耻辱。各级政府也是乱象的推波助澜者,屡屡通过税收优惠、补贴、重组,创造出股市众多的“不死鸟”(例如“京东方”)。被寄望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的创业板,最终证明成了“业绩变脸板”。  市场派学者型官员郭树清出任证监会主席后,平均每四天推出一项新政策。但是“IPO不审行不行”最终被证明只是一问而已;被寄予厚望的新退市政策,也因为遭遇反对而草草收场。可以说,郭树清新政已经败下阵来,中国股市依旧未能走出“低水平重复”。  尽管IPO审批制的弊端已有共识,但要废除这一制度却是相当艰难。虽然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证券发行制度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但其实换汤不换药,核准制其实就是穿了个“马甲”的审批制而已。  从IPO审批制到注册制的转变,需要面对一个阻力、一个恐惧。  所谓阻力,当然是指既得利益集团。通过PE腐败等方式寻租,不仅收益快、获利惊人,而且非常隐蔽,可谓理想的寻租场所。阿克顿勋爵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在中国,很少有哪项权力能够与IPO审批权相媲美。上市已经变成“范进中举”式的暴利机会。高西庆早在1996年就预言: “让证监会放弃审批权,对一个从计划经济脱胎的体系而言,无疑需要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2013年1月财新网在“发审的秘密”专题报道中,已经充分揭示了IPO寻租的利益链条,证监会不应再继续保持沉默,应该展现关公刮骨疗毒的勇气。  所谓恐惧,即所谓“审批之下还这么多公司造假,如果不审批岂非更乱?”这种论调其实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1。审批制导致IPO供求关系扭曲,进而创造了造假激励,因此审批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问题的制造者;2。证监会在审批制下,既无能力也无动力去识别造假者。回顾中国证券市场历史,造假者被识破的情况主要包括:自我暴露、媒体发掘、公众举报。而靠证监会发审委识别造假,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3。在审批制下,寻租的巨大诱惑,使得审批制往往成为造假者的保护伞和遮羞布;4。注册制,并非纵容造假者。相反,注册制关注的是信息的强制性充分披露。只要信息披露充分,保障媒体的报道权利,鼓励公众举报,相信那些造假者将无处遁形。这才是打击造假的正途。5。废除审批制,证监会才能回归其监管主业,严惩那些造假者,通过强大的震慑作用吓阻造假者。  因此,中国股市的问题看似复杂,其实简单,只要8个字就可以使中国股市获得新生:放弃审批、严厉监管。  这样的改革,当然会有阵痛。放弃审批制,上市企业数量增加,短期内股市下跌在所难免。但是要记住两点:第一,这种下跌只是回归合理价值而已。第二,只有供求关系合理化,中国股市才能逐渐摆脱低水平重复,走上价值创造的正规。因此,放弃审批制,短期利空,长则利好。  这样的改革,当然有风险。不可否认,中国的执法环境还很不理想,类似云南绿大地的案件提醒我们法治缺失带来的危害。但我们必须知道,法治不完善是个给定的现状。在弥补法治不完善的漏洞方面,媒体发掘和公众举报比证监会的审批要有效得多。因此,只要允许充分的媒体监督,放弃审批制就不会使股市变得更糟。  因此,放弃审批制,转向注册制,这不仅是中国股市获得新生的唯一出路,而且并非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会带来巨大风险。只要政治家决心不再让股市成为权贵寻租的乐园,具有充分的改革诚意、敢于抓坏人的政治勇气,愿意引入充分的舆论监督,实现从审批制到注册制的“惊险一跃”,其实并不惊险。  专家观点>>>  尹中立:注册制改革难在哪里   吴国鼎:从四方面推进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  张书怀:设法消弭“新股红利” 为注册制铺平道路  李季先:A股市场注册制改革应允许试错

皮海洲:管理层借新股给投资者发红包 是大好事  随着纽威股份拉开IPO重启后首批新股上市的序幕,炒新成了最近一个时期市场炒作的一大热点。在截止2月18日业已上市的45只新股中,除了炬华科技之外,其余40多只新股上市首日均触及最大涨幅并被临时停牌。  不仅如此,除了新股上市首日之外,随后的炒作同样是如火如荼,股价翻番的新股比比皆是。如众信旅游自1月23日上市以来,到2月18日已连续9个涨停,18日收盘价72.08元,较23.15元的发行价上涨211.36%。而发行价49.9元的东方网力,股价则炒到了百元以上,成为A股市场为数不多的百元股之一。  对此,2月19日,知名财经评论员皮海洲在其博客上表示,IPO新政将新股发行份额向机构投资者倾斜是导致新股炒作加剧的重要原因。  是什么导致了新股不败?皮海洲称,有一种观点认为,是人为压低发行价为新股暴炒留下了空间。最明显的例子是众信旅游,该股在发行过程中采取的是低价发行策略,在发行时剔除了96%的高报价,使得其发行价明显偏低,导致了上市后市场资金的热捧。也正因如此,以致某些鼓吹高价发行的市场人士,将新股暴炒归为是管理层过度干预新股发行价格的结果。在这些市场人士看来,要抑制新股暴炒,要打败新股不败的神话,就是要放任新股高价发行。  皮海洲认为,管理层控制新股高价发行确实为新股炒作留下了空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是发行人向投资者进行的一种利益让渡。如果新股都是高价发行,新股上市就破发,让投资者蒙受损失,这显然也不是广大投资者所愿意看到的结果。  不过,皮海洲表示,就IPO重启后首批48只新股的发行价格来看,其实并不低,同样不乏高价发行者。如海天味业的发行价达到51.25元,东方网力发行价49.90元,炬华科技发行价55.11元。“即便是众信旅游的发行价也达到23.15元,对应的发行市盈率也有22.05倍。以发行市盈率来看,众信旅游并不能算是真正的低价发行,而只能算是一个相对合理的发行。”  皮海洲指出,新股之所以遭到暴炒,其罪魁祸首无疑还是A股市场投机炒作的氛围。由于A股市场的不成熟,市场投机炒作盛行,炒新也就成了A股投机市的一个重要特色。  “从目前市场对新股的炒作来看,其投机的表现有二。一是小盘股更容易受到暴炒,相对而言,一些流通盘略为偏大的沪市新股,其炒作明显不如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小盘股。二是新股炒作与业绩无关。虽然目前这批新股都是刚刚上市不久,但这批新股的业绩却是较为平淡的。从今年一季度的业绩预告来看,近半数新股的业绩堪忧,业绩下跌甚至亏损。但尽管如此,新股炒作几乎不受此影响。”  皮海洲进一步强调,IPO新政同样也是加剧新股暴炒的罪魁祸首之一。他认为,IPO新政加剧新股暴炒同样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新股上市首日的“秒停”,这其实是新股上市首日不合理的停牌制度造成的。二是由新股份额大量集中在机构投资者手上,这也导致了市场新股筹码的紧张,进而加剧了新股的进一步炒作。  “正是由于目前的IPO新政将新股份额大量集中到了机构投资者,甚至是少数机构投资者的手上。这就使得小盘股上市之初的流通份额更显不足。在机构投资者没有将手中所持有的大量新股份额套现之前,在市场的追捧下,新股很容易无量涨停。因此,IPO新政将新股发行份额向机构投资者倾斜,这是导致新股炒作加剧的重要原因。”皮海洲说。(东方财富网)

注册制改革不可搞“单兵突进”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在一次春节前内部沟通会议上,证监会高层明确表示,暂时不具备推行注册制的条件,现阶段还需要创造很多条件来完成向注册制过渡,而这个过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注册制的推出尚无时间表。  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是去年11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的改革任务。证监会已表态将从三方面推进,一是切实落实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改革理念;二是推动监管转型;三是把加强监管执法作为市场化改革的法制保障。至于注册制改革的具体实施时间表,监管层没有公开明确过。不过,不少机构与市场人士纷纷把注册制改革的过渡时间预期为2015年。更有猜想称,监管层要在2015年实施注册制改革,而急需把现有的IPO“堰塞湖”在2014年加快消化。  现在出现的注册制改革“暂缓”的议论,针对2015年实施与否而言。按相关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对于明年推行注册制,监管层态度已经趋于‘缓和’,可能会暂缓推出,一两年内恐怕难以成行。”  其实,证券市场改革难以一步到位,注册制改革不仅需要改革的决心和勇气,而且离不开基本条件和市场环境的创造。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去年11月就表示,“注册制改革是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性工程,需要创造条件,稳步推进。”  回头再看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表述,“推进”而不是“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背后蕴藏的含义耐人寻味。“推进”而非“实施”,反映出注册制改革的条件尚不成熟,有待先夯实市场发展与改革的基础。  注册制改革的实施又成热议,与IPO改革碰到的问题与乱象有很大关系。IPO改革的步伐进一步市场化,可市场约束没有发挥显著作用,IPO企业表现出急不可耐的融资圈钱欲,老“三高”变成了新“三高”,市值配售制度产生副作用,多种手段抑制下的炒新依然如火如荼。本次IPO改革的一大特点是新股发行时点由发行人自主选择,新股发行的多少、快慢更大程度由市场决定,但实际情况是,拿到发行批文的企业都一心想着尽早上市,全然不顾二级市场上的股指一路下跌。显然,这样的市场化成果带来的还是发行人、大小非及投行的盛宴,与中小投资者的期盼存在差距。  对于IPO改革的问题,证监会负责人日前在专家学者新春茶话会上指出,“问题是长期积累形成的,解决问题也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积极采取措施,多管齐下,标本兼治。”由此来看,IPO改革需要时间,注册制改革同样欲速不达。市场各方不能单纯看到注册制改革的好处,更需要直面A股市场尚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的市场,实施注册制要避免“带病上路”。否则,市场上将充斥更多的伪市场化行为。实施注册制改革过于求快,正如市场人士所担忧的无异于“拔苗助长”。  中国社科院专家近日提出,实现注册制改革的目标需要付出相当多的努力,同时需要经过一个相当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之所以艰巨至少有几个原因:让扭曲的股价回归正常水平需要一个过程;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需要完善,以改变恶意“圈钱”的行为;投资者结构和投资者行为需要调整;要有健全的投资者利益保护机制。  专家提出的这些切中要害,说明注册制改革无法回避长期影响A股健康发展的深层次矛盾与问题。注册制改革不可以搞“单兵突进”,改革需要多措并举,多方面下工夫,包括严格退市制度、完善法制保障、加强保护投资者权益、提振投资者信心等。  注册制改革是A股市场发展的目标,这是市场各方共同期待的。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须充分体现在改革条件的创造上,注册制的实施时间应该与改革条件的完善相挂钩。(中国经济时报)

丽江工业设计

齐齐哈尔工业设计

葫芦岛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